蛋壳公寓“暴雷”始末

2021-01-16 17:51来源:

蛋壳公司碎了一地
图片蛋壳的危机已经不单单是企业、长租公寓分散式模式、租金贷监管缺位的问题,也是社会民生问题。

 

分散式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(DNK)似乎一直处在破产跑路传言的漩涡中。

 

11月16日,一条号称来自蛋壳公寓离职员工的爆料在网络上传开:“再过几个小时蛋壳会宣布破产清算,负债60亿,各个派出所会登记租客损失,期间房东不允许断电断水。”

这条消息很快被奔走相告,恐慌的情绪传导至蛋壳的业主及租客端。“蛋壳公寓”相关话题被推上社交平台热搜;业主群迅速炸锅,开始商量“如何止损,拿回出租房源”;原本被断网但依旧淡定的租客,心理预期也开始发生变化——

 

图片

不仅如此,有长租公寓从业者表示,“蛋壳公寓或被我爱我家接盘,过几天新闻就可以看到”。

很多人心中都有一个疑问:

蛋壳,到底碎没碎?

与上次一样,蛋壳公寓试图澄清破产传言,其对表示:“属于谣言。公司目前的确遇到资金困难的情况,但正在积极进行处理。”

图片

 

答案是肯定是:

蛋壳,碎了一地!

蛋壳风波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。

爆雷前夜


用5年时间,蛋壳公寓借着长租公寓风口,做到了分散式长租公寓第二,把接近40万间房间贴上蛋壳标签,链接百万人,规模仅次于这一细分领域领头羊自如,其品牌好感度还一度超过自如。

 

风口是天使,疫情则是翅膀的反面。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,让本就未能盈利的长租公寓运营商,面临空置率走高、租金收入下降的困境,企业也陷入流动性危机。

2020年,蛋壳公寓可谓流年不利、四面楚歌。

公司经营方面,蛋壳公寓核心管理层发生诸多动荡。今年6月,蛋壳公寓创始人兼CEO高靖被带走调查。尽管公司称与蛋壳无关,但这一事件仍然给蛋壳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。10月,蛋壳公寓首席运营官顾国栋也因个人原因离职。

来自监管层的负面消息也在不断传来。今年5月,深圳市住建局表示,将介入调查蛋壳公寓存在的金融、安全以及违建等问题。8月,蛋壳公寓App遭工信部通报下架。

图片

业务模式链条上反抗之声此起彼伏。2月疫情以来,因涨租、服务不到位等投诉让蛋壳公寓多次登上社交平台热搜。

11月,蛋壳公寓三次被列为被执行人,被执行总金额超千万,再次登上社交平台热搜。

近期,北京、杭州、武汉等地办公地点频发维权,有被拖欠装修工程款的承包商讨要欠款,也有租客退租、房东讨要房租、蛋壳工作人员讨薪。

目前上海、杭州蛋壳公寓出现租户被断网现象,深圳蛋壳公寓出现了大面积断网,已经有房东开始断水断电、驱赶租客。

一位北京租客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说:“8月30号开始断网,发短信说9月15号之前可恢复正常。等9月18号又扬言9月30号恢复正常,结果到了月底,客服又说10月15号恢复正常。客服一直推托,管家更是微信都不回。”

 

一位成都租客则投诉退款问题:“合同到期退租后,迟迟不退押金,每次打客服都排队半个多小时才能打进去。”

而在黑猫投诉平台上,这类法无退租、断网断电、拖欠业主租金与水电费等问题的投诉,已达28081件。

危机愈演愈烈,10月至11月期间,蛋壳公寓两次被网传破产,蛋壳公寓两次对外否认破产。

“租客和房东等问题,也在积极应对,蛋壳公寓承诺绝不会跑路,请大家放心。同时希望媒体慎重报道,以免引起猜想和恐慌,发生挤兑,对租客、业主、公司、行业都不好。这是一个新兴行业还希望社会各方给予支持和理解。”蛋壳公寓对一条君表示。

截至目前,蛋壳公寓合作“租金贷”业务金融机构微众银行也对外发声,向外表露不会“兜底”的信号。

图片

11月16日,微众银行在官方微博公告称:我行关注到蛋壳公寓相关情况,我行对此高度重视并保持密切关注。

从维护客户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,微众银行提出建议:根据客户与蛋壳公寓签署的《房屋代理租赁合同》,并已预付租金,享有合法居住权。

建议客户在已付期间继续居住,保障合法权益;并明确表示,如已被迫搬离,请做相关信息登记,在2021年3月31日前,征信将不受影响等。

自救之路
一系列迹象似乎都在指向,蛋壳公寓正处于爆雷前夜。但正如蛋壳公寓对外所言,局面还未演化至最坏,蛋壳确实没有跑路,正在竭力解决来自供应商、员工、业主及租客等各方面的需求。

截至目前,在蛋壳公寓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杭州、武汉等地办公地址,依然有工作人员驻守,为各方尽可能解答疑问及解决需求。

只是围绕蛋壳公寓所展开的一系列问题,环环相扣,最后都归结于钱的问题。安抚各方情绪及漏洞填补方案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,蛋壳亟需一笔纾困资金,渡过阶段性危机。

多位不具名长租公寓专业人士透露,蛋壳公寓并非没有寻求外援,只是没有谈成。“北京政府相关部门有撮合建行援助蛋壳,蛋壳自身也找过自如,但最后未能成行。”一位长租公寓专业人士称。

“蛋壳的体量太大了,亏损也更大,能帮上他的人就少了很多。”

根据蛋壳财报,2020年一季度,公司净利润为-12.3亿元,资产负债率进一步提升为97.06%。2017年至2019年三个年份,总资产分别为11.35亿元、58.3亿元、90.06亿元;净利润分别为-2.72亿元、-13.66元、-34.35亿元;总负债为13.6亿元、48.16亿元、86.26亿元;截至2019年底,经营性现金流为-19.11亿元。

图片

 

自救乏力,外援无望,流动性危机陷入僵局,蛋壳真的将面临破产注销上市的局面吗?

“类似这种新兴行业的发展企业,应该给予理解和支持。在发展的过程中,始终会面临一些阶段性盘整,而在盘整的过程中,如果信心不足,很可能出现灭顶之灾。”刘洋说。

贝壳研究院租赁分析师黄卉分析认为,“依据目前事件发展情况,已经引起了相关部门的关注,如果事件持续发酵,不排除有经营能力的企业伸出援手,来降低事件的负面影响。”

“破产退市的可能性出现的概率还是比较低的。蛋壳体量大,波及面广,而且其商业模式还是有可发展的空间,政府相关部门应该会及时救场。”一位不具名租赁行业分析师认识也表达类似看法。

理清之后,大家可以看到:

这场闹剧里,没有赢家,无论是租客,还是房东都是受害者,损失惨重!

截至目前,蛋壳公寓还没有等来白衣骑士。 

分享到:
© 2016 皮讯财经 http://www.pixun.net/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ICP备16006636号-12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4379 8272@qq.com